认识佛教

什么是四皈依?慈师详解四皈依

发布日期:2018-6-19 浏览次数:460

http://www.liaotuo.org/uploadfile/2018/0619/20180619094920843.jpeg

什么是四皈依?慈师详解四皈依

南无咕噜贝。

南无布达雅。

南无达尔玛雅。

南无桑噶雅。

这是过去印度很早传播的梵语体系的一个修法的缘起文,它的缘起大意是这样子的:法界中的纯白之法,这些纯白之法令这些纯白之法的守护者展示在世间,我皈依于他、顶戴于他。他们使此生命挥泛出它不可思议的功德与利益。
南无咕噜贝。

它有这样一种翻译:啊,上师啊,一切出生功德之处,是我顶戴与皈依之处。

它有这样的翻译:啊,不可思议的纯白之法的守护者,他们利益着无量无边的世间有情,是我的顶戴,是我的皈依。你勿忘于我的祈祷,加被于我,使我的祈祷与你的功德相应,你的功德与我的心智一如地流淌。

它这样翻译的:一切一切的这些存在法界的佛陀呀,像佛陀一样的上师们啊,不要忘记我,我是一个真诚的祈祷者,我愿融入你那无边的智慧之海。

它这样翻译:那个感动了法界的成就者,我当礼敬于你,赞美于你,皈命于你。

它是这样翻译的,它的翻译有无量意,当然最令人感动的可能就是他代表了法性的功德,他像佛陀一样,他虽然没有佛陀的名、号,但他像佛陀一样的住在世间,展示着不可思议的功德善巧,是众生的依止处,能使一切迷倒有情突破一切相染,回归于纯净的法益的根本上来。

它是那样的一个翻译:他是那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殊胜的功德的引导者、守护者、传播者,所以称为咕噜贝,就是成就者,或者说称为现前上师,或者说能令我们祈祷、追随、依止受教的这样一个善巧者,一般称为咕噜贝。

这个比较感人的地方,过去说一切上师、现前师长比佛陀更重要。是这样提示我们。你说我们直接来祈祷佛陀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实际是可以的。最主要很多人对佛陀的认知不够,对佛住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的认知不够,对法性功德的认知不够,需要一个人物,人格化的、人物化的、传递化的一个机制因缘罢了。

所以它有那种祈祷:噢,一起现前、能现前的善知识们啊,我祈祷你能加被我,不要令我迷失于众生业海中,不要迷失在苦恼业海中,令我心生起随顺法、随顺功德的一个善念。它是这样一个祈祷。南无咕噜贝、咕噜贝……为什么把它放在首句呢?是修行的缘起,过去人会做礼供一个手印,就是须弥山印来供养,说:啊,上师啊,我的心,我的顶戴,我的尊重,乃至我未来的付出像山一样,我的誓愿像山一样不可毁坏、安稳,标立于世间。犹如须弥一样,高住在一世界之中,展示在一世界之中。实际就是你心灵法界彻底皈依的意思、祈祷的意思、随顺的意思、感恩的意思。

这翻译内容太多,可以翻译成一本书、百本书、千本书、万本书,我不知道能翻译多少,比较感动我的那就是那样一个翻译:

不要舍弃我!一切纯白之法不要舍弃我,一切纯白之法的成就者不要舍弃我,我还在迷失中,要令我觉悟,令我心回归,不要迷失。

大概这是一个比较感人的祈祷、一个祈祷内容,也有人把它翻译成这样一个祈祷内容。南无咕噜贝就这样一个祈祷。
南无布达雅。

说:十方一切世尊啊,你的三身功德在我现前一念中,我不能迷失啊!我若迷失,你当唤醒我!

它有这样的祈祷,说:十方一切具足功德的世尊啊,你们的功德是一切众生不可逾越的地方,是一切众生应该回归的地方,是能感动一切生命的真实功德所在,是一切功德海。大概这样一个祈祷。

“布达雅”,“布达雅”就是佛陀,就是佛陀的一个称谓。“南无”有五重义,对佛陀也有五重义的赞美。过去翻译句中,都从五重句,称为五重句,就是一个翻译有五种说法。说:复有四德,复有四德,复又有四德,一般说五个程序。“南无”有五重义:礼敬、归命、如是随顺、具足安住、摧毁一切邪见,摧毁一切世间法之蒙蔽等等。
南无布达雅,南无达尔玛雅。

法,“达尔玛雅”,我们念“达摩”。达尔玛雅,说这个法周遍的支持着生命,我们当警觉,当运用。法周遍的载负着众生,令一切有情当下当觉悟,那是法不可思议的作用,法在时时刻刻中显示着他不可思议的本性功德,我们当知当明。法可以摧毁一切执着对我们的蒙蔽,令我们心生起尊重。大概有那么个翻译。
南无布达雅,南无达尔玛雅,南无桑噶雅。

“桑噶雅”就是僧。所谓一切功德的守护群体啊,漫布在法界,摄化着众生,众生不知晓,我们要祈祷来回归于这样的团体,来作为这样团体的一份子。

南无桑噶雅,它最普遍的一个祈祷就是这样子:我们当回归这样一个团体,做一个利生者。

说:愚痴的人们呢,你们本来圆满的守护在互利互助的法性海中,不要迷失啊,要警觉。大概有这样一个祈祷。

迷失的有情并没有离开和合的功德,因为心智一如故,没有离开过。它主要展示这个合和互利的真实作用。

说:这共有的法啊,这共有的法啊,是法界有情共有的利益所在,它是一如的,没有增减。这是桑噶雅的意思。大概就这么个翻译。

南无咕噜贝,南无布达雅,南无达尔玛雅,南无桑噶雅,过去是一个修行,最早的是正行,当然现在藏传佛教称为加行——四皈依加行。你说三皈依四皈依不都是这样那样的?实际,这个修法比较让人感动的就是对师、师资的呼唤。实际对师资的呼唤是对现行的呼唤,称为现行的一个祈祷与呼唤。我遇到很多学佛的都这么说:我发愿了,我祈祷观音菩萨啊,什么文殊普贤啊,说我要见到一个师长,然后我就到哪个地方见到某个师长了等等。我听很多人这么说,那这个就是所谓的南无咕噜贝。我们只要认真的祈祷,就会得到心灵法界的认取、配合、支持。

现在,在这个地方作为上,许多人不了解这里面的作用力了,那我们慢慢地在三皈依中礼敬。因为我们汉地封建社会的特质,对师的祈祷,或对师的认知,历代善知识就淡化这个地方,可以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但是先不要说师的问题。为什么呢?我们的师就是佛,就是法,就是僧。他这样的来把咕噜贝隐于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大家普遍接受的、任何人都接受的一种修行方法上来,是我们国土的一种特质。我们又不能不随顺它,但它也没啥减损,它只是把咕噜贝隐在、消化在布达雅,达尔玛雅,桑噶雅,消化在这里面了。

这是文化背景的特质,也是我们这个时代对僧人的一个保护,对善知识的保护,他们要谨慎自己的作为。“人可弘法,法不弘人”,这是我们汉传佛教所有师长提的口号。我认识任何一个善知识都是这样教导我的:可以广弘于法,切勿张扬自我。所有的教诲都是这样子的。它就是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真正的凸显出来,把皈依咕噜贝,就是把传法者隐没在这样一个保护层里。汉传佛教历代善知识遵循这个社会次序,遵循这个大的文化背景的一个善巧。我体会到这个善巧的保护,因为这个善巧能使我们不断的反思自己在施教、交流佛法、实践佛法过程中一些自我心理特质,泯除任何一个骄慢、自诩、自以为是的东西,尊重传承。汉传佛教善知识反而特别尊重传承,历代都是这样的,很尊重。

在我们汉地南无咕噜贝的称念少一些倒也没有什么,但对法现前的一个祈祷还是要的。法现前的祈祷,它真是会昭示目前。法性海中毕竟无碍,人真心祈祷的时候能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我鼓励大家多做祈祷这个事情,多做祈祷真是有不可思议的利益,利益这个法界。祈祷有不可思议的利益!祈祷的利益有多大呢?实际就是我们在内心世界的法界中的一种熏修,真正回归内心法界,虔诚的一种回归的观察与了解。祈祷不是迷信,根本和迷信没关系,不是求神求鬼,不是这样子的。祈祷是在自己内心法界中回归于一种内心世界的一个真正抉择与认知,再来利益世间他是真诚的。

——节选自2016年慈法法师随缘开示

原标题:慈师讲四皈依
 

 

大香山寺佛讯:www.ahxss.org

皖公网安备 34082402000259号